香港飛手爭氣!首屆無人機室內國際賽 力壓海外選手奪冠

一連兩日的香港首屆無人機室內競速大賽已圓滿結束。除香港飛手外,賽事更吸引來自中國、台灣、波蘭、比利時和美國等海外飛手參賽。決賽時,飛手要黑暗環境中作賽,僅靠賽道上霓虹燈引路,極考驗飛手的遙控飛行技術。最終由香港飛手梁嘉棋奪冠,為港爭光!

全港最大型室內穿越賽

環球資源電子展(Global Source Electronics)在毗近機場的亞洲國際博覽館舉行,今屆在第一期展期(2016 年 10 月 11 至 14 日)中,首度加插無人機比賽環節——「2016 年香港無人機競速大賽」(Hong Kong Drone Racing Championships 2016),乃目前香港最大規模的 FPV 穿越機室內比賽。

賽場被圍網籠罩,同時增加保護和比賽難度。
賽場被圍網籠罩,同時增加保護和比賽難度。
不少穿越機撞上網,動彈不得。
不少穿越機撞上網困住,動彈不得。

圍網籠罩增加難度

整個賽場都被圍網籠罩,並在網外劃出禁止進入的界線,以策安全。但觀眾仍可近距離觀賽,有從事電影航拍的德國買家便表示,首次親身觀賞穿越機比賽,感受無人機在面前高速掠過的速度感,覺得既有趣又刺激。

DronesPlayer 記者現場所見,賽場面積為 26 米 x 48 米,內裡設置由 3 個霓虹燈賽框組成的 S 形轉彎位,以及多個高低起伏的障礙賽框,不少參賽飛手便栽在這些位置。由於賽場面積小,但轉彎位多,沒有多餘空間作緩衝區,致使不少 FPV 穿越機直接撞網,倒掛在網上。

飛手透過 FPV 眼鏡專注作賽。
飛手透過 FPV 眼鏡專注作賽。
現場有賽事女郎舉牌告知比賽階段。
現場有賽事女郎舉牌告知比賽階段。

決賽進入黑夜模式

今次比賽以香港和中國飛手為主,亦有來自台灣、波蘭、比利時和美國等海外飛手參賽。每名飛手需作賽 5 個回合,每回飛 3 個圈,其中一回總圈速最佳的 8 名飛手便可晉身準決賽,從中脫穎而出的 4 名飛手便可參加 10 月 13 日舉行的決賽,爭奪冠軍寶座。

賽場內有由外國而來的評述員作即時評述,期間更走出場區與觀眾交流;賽場外則設有大屏幕播放穿越機上視像鏡頭所拍的 FPV 畫面,並同步顯示飛手的比賽成績。初賽與準決賽都在燈火通明的環境下進行,但來到決賽卻轉換為「黑夜模式」:大會關掉會場燈光,參賽飛手只靠賽道上的霓虹燈辨別方向。

就是這些高低有落差的賽框,令不少飛手輸掉比賽。
就是這些高低有落差的賽框,令不少飛手輸掉比賽。

奪冠飛手:黑夜作賽更好

成功贏得冠軍寶座的香港飛手梁嘉棋,只有一年多的穿越機操作經驗,對勝出賽事感到十分意外。他透露,其參賽策略是先穩定地完成賽圈,再爭取較佳時間。他指出,今次場地比以往的戶外賽場小一倍左右,相當考驗飛行控制技術。

叫人意外的是,他認為決賽的黑暗作賽模式更有利飛行操控,因為飛手能集中精神察看 FPV 畫面,感覺比燈火通明下飛行更好。今次賽事冠軍可獲得 2 萬港元獎金,他表示中國一些小型賽事的獎金亦有 2 萬多人民幣,估計飛手積極參賽而又奪冠的話,全年獎金可達到 29 萬港元。

梁嘉棋對奪得冠軍感意外。
「機齡」尚淺的梁嘉棋對奪得冠軍感意外。
梁嘉棋認為關燈作賽感覺更佳。
梁認為關燈作賽感覺更佳。圖為他穿越機傳回到大螢幕的圖傳模擬訊號。

飛手組織:望政府推動穿越競賽

協辦今次比賽的飛手組織 Hong Kong FPV Racers 會長 Bernand 透露,花了一個多月籌備賽事。他們主要負責設計賽道和安排比賽流程。Bernand 表示,香港可供穿越機飛行的地方不多,希望政府積極推動穿越機運動,例如康文署可將使用率低的球場改劃為穿越機賽場。他又透露,正籌備在港設立穿越機室內飛行場地,讓愛好者有場所安心放飛。

香港首屆無人機競速大賽順利舉行。
香港首屆無人機競速大賽順利舉行。
想第一時間收到無人機的最新情報?立即加入我們的Facebook粉絲團吧!
想要看更多像這樣的無人機新聞?訂閱我們的電子報!



 

作者:卡麥拿文

喜歡用鏡頭看世界,在光與影的反差中,折射世態萬千和人性善惡。初次接觸無人機便上癮,閒時放飛航拍,用另一角度俯瞰地球。

 

作者:卡麥拿文

喜歡用鏡頭看世界,在光與影的反差中,折射世態萬千和人性善惡。初次接觸無人機便上癮,閒時放飛航拍,用另一角度俯瞰地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