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 Trappy (下):FPV穿越機比賽普及挑戰大 飛手獲獎也會虧本!

FPV 穿越機比賽近年急速興起,香港、台灣、中國等亞洲地區,以至歐美國家等,已爭相舉辦賽事。激烈競速的背後,主辦單位、飛手和穿越機製造商,能如何維持相互依存的生態?DronesPlayer 專訪了飛手兼穿越機製造商負責人 Trappy,探索 FPV 競速比賽如何能持續健康發展,真正成為天空中的 Formula 1(F1)。

【延伸閱讀】專訪 Trappy (上):用 4 年挑戰美國 FAA 的 FPV 飛手

參賽獲獎「得不償失」

Trappy 自 5 歲起接觸遙控飛行,在位處阿爾卑斯山的奧地利家鄉,放飛沒有馬達(摩打)的遙控滑翔機,雖不能隨意控制升降,但卻能在雪山之間隨風翱翔,讓他在空中度過不一樣的童年。

時至今日,Trappy 已貴為穿越機製造商 Team BlackSheep 的執行長,拿著旗下的 4 軸穿越機,採用 4 旋翼一體式設計、碳纖機身、極速摩打;遙控飛行到了今天,已昇華至另一境界。

Trappy 推出的 FPV 穿越機屬專業級比賽用機型。
Trappy 推出的 FPV 穿越機屬專業級比賽用機型。

說到 FPV 比賽,他直言現時飛手和穿越機生產商的情況都不太好。他舉例,假設比賽冠軍得主可獲 15,000 美元獎金,惟單是花費在機票和酒店上的開支已差不多要 3,000 美元,至於參賽穿越機的成本約 5,000 至 8,000 美元,因不能只帶一台參賽,需有 3 至 5 台在比賽中途替換;訓練時又可能會撞毀機體或零件,又要花上 3,000 至 5,000 美元,基本上獎金已全數用來支付參賽活動。以上只是冠軍得主的情況而已,亞軍、季軍更加是「得不償失」。

穿越機大多採用一體式設計,以加強機身耐撞性。
穿越機大多採用一體式設計,以加強機身耐撞性。

杜拜獎金異常豐厚

不過 Trappy 指出,杜拜是例外的,當地 2016 年 3 月舉辦的世界無人機大獎賽,獎金便十分豐厚,冠軍隊伍可獲 25 萬美元!他認為只要獎金不到 10 萬美元,便不足以支持業餘飛手轉職成專業選手。相對而言,2016 年 8 月舉行的全美無人機競速冠軍賽,但主辦單位支付直播費用給 ESPN 後,留給飛手及參賽廠商的獎金已不多了。

競爭不只存在於飛手,Trappy 認為製造商之間亦應該要有良性競爭,同時金錢誘因尤其重要,但現時參賽獲得的回報很低,變相是廠商資助舉辦比賽。他最不希望見到的,是穿越競賽有這樣的結局:

當愈來愈多製造商認為,穿越競賽無利可圖,便沒有製造商,沒有持續創新,這項運動便會趨向式微。

他慶幸現時有部分組織尊重飛手和廠商,給予足夠抵銷開支的回報,同時扮演推廣穿越機的角色,將觀眾帶進比賽場地,又或設立永久穿越機場地,令這新興運動可持續發展。

FPV 穿越競速賽(取自 DroneNationals.com Facebook 專頁)
杜拜的世界無人機大獎賽獎金豐富,吸引各國好手競逐。

數位圖傳乃大勢所趨

早前 Amimon 為 FPV 穿越機推出的零延時高清數位圖傳方案 Connex ProSight,他認為是踏出了正確的第一步,提供更清晰的視野,雖然延時仍然存在,只是已短至察覺不到了。以穿越機製追商的角度而言,他唯一擔憂的是成本問題,指出圖傳訊號零件索價 150 美元實在是貴了一點,對經常「炸機」的 FPV 飛手而言,成本太高了。

不過他承認,數位圖傳是大勢所趨,但相信模擬訊號圖傳仍有優勢,暫時不會被市場淘汰。他強調,FPV 飛手講究的是「絕對極致」——零延時、零壓縮。舉例說,若穿越機裝上 GoPro HERO 運動相機,高速飛行時,所拍的地面影像會變得有點模糊;但模擬訊號則沒這問題,而且價錢更便宜。對專業 FPV 飛手而言,模擬訊號已十分好用,數位圖傳則較適合新手,因飛行速度較慢,FPV 畫面可看得較清楚。

Trappy 進一步指出,如穿越機飛近金屬圍欄,會出現訊號反射,模擬訊號會在屏幕上出現一道道橫線或直線;數位圖傳則能自動修正影像,令圖傳畫面更穩定。因此,兩者暫時可說是各有優勢。

剛過去不久的 D1 無人機亞洲盃,首次使用 Amimon 高清數碼圖傳作現場直播。
剛過去不久的 D1 無人機亞洲盃,首次使用 Amimon 高清數碼圖傳作現場直播。

新手宜用大尺寸機體

對於穿越機新手,他建議選用大尺寸的飛行器,即約 240 至 250 毫米軸距的機型,並裝 5 吋槳翼,同時機身要「硬淨」,具高耐撞性,同時又容易更換零件。那怎樣才可由新手變成為高手呢?「就是練習、練習和練習。」他續道,飛手要不斷鍛練「手指記憶」(finger memory),這只能靠練習得來,用肌肉記住手機該如何移動,這樣始能做到特定的飛行動作。

在 Trappy 眼中,英國擁有最強的 FPV 飛手陣容,澳洲則名列次席,當地的飛手經常會在聚首一堂,相互較勁,以提升飛行技術。相比之下,其他國家飛手大多只會在國際比賽上碰頭較量,鍛鍊機會較少。

Trappy 本身也有派員以「BlackSheep Squad」的名義參與各項 FPV 賽事。他稱,BlackSheep Squad 的隊員之一、英國少年冠軍飛手 Luke Bannister,現時仍在上學,喜歡的時候放學練一下,但已輕鬆橫掃國際賽冠軍,可說是穿越競賽界的天才級飛手。

Luke Bannister 被讚揚是穿越競賽界的天才飛手。
Luke Bannister 被讚揚是穿越競賽界的天才飛手。

FPV 比賽中港台發展迅速

Trappy 認為,中港台的 FPV 穿越機比賽發展迅速,以香港為例,與一年前相比,發展速度已令人驚嘆,更直言香港至少有 2 至 3 名飛手已達國際級水平。他又指,現時香港政府規管無人機飛行算是較寬鬆,雖然有飛行高度限制,維港兩岸亦禁飛,但至少未有公開案件,是民航處追究違規飛手,頂多只是發出信件或電郵警告而已。他認同香港政府現時的取態,站得稍後位置觀察,萬一真的會有危險發生,才出手介入。

Trappy 現時以香港為基地,向中國廠商採購零件,再裝嵌成穿越機出售。他認為,現時美國仍是全球最大的無人機市場,但不能掉以輕心:

若稍一不慎,中國便會同時成為最大的無人機生產國及消費國,資金人材便會流向中國,美國變相被排除在這創新產業圈之外。

【延伸閱讀】專訪 Trappy (上):用 4 年挑戰美國 FAA 的 FPV 飛手

▼ Team BlackSheep 經常發布穿越機在各地飛行的影片,如以下展示在雪山貼地飛翔。

想第一時間收到無人機的最新情報?立即加入我們的Facebook粉絲團吧!
想要看更多像這樣的無人機新聞?訂閱我們的電子報!



 

作者:卡麥拿文

喜歡用鏡頭看世界,在光與影的反差中,折射世態萬千和人性善惡。初次接觸無人機便上癮,閒時放飛航拍,用另一角度俯瞰地球。

 

作者:卡麥拿文

喜歡用鏡頭看世界,在光與影的反差中,折射世態萬千和人性善惡。初次接觸無人機便上癮,閒時放飛航拍,用另一角度俯瞰地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