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直擊】D1 無人機亞洲盃激戰 高清圖傳演繹 FPV 穿越競賽

無人機 FPV 比賽可以有甚麼展示形式?D1 無人機亞洲盃 2016 於 8 月 13 日晚上在深圳完滿結束,演示了一種可能性。飛手操控無人機競速穿越之餘,場內有兩個大屏幕多角度直播賽情,期間穿插無人機燈光飛行表演、水幕投射、噴泉激光、電動踏板車、煙火表演,綜合娛樂、體育及科技於一身。觀眾面對這種新興運動,選手勝負甚麼的只是浮雲,一切始終娛樂先決。

【延伸觀賞】17 張照片揭開了,D1 無人機亞洲盃比賽不為人知的另一面!

綜藝節目般的 FPV 比賽

D1 比賽在深圳南山歡樂海岸的水秀劇場舉行,寬闊水面景致美麗,又有對岸霓虹作伴,是頗理想的背景。場地也有足夠設施,讓 D1 融入更多表演項目娛賓。一開始以無人機燈光飛行匯演打響頭炮,來自新加坡的團隊在 15 部無人機裝上 LED 燈帶,夜空中飛舞,已成為無人機表演的必然項目,當然與 Intel 的上百無人機表演規模不能相比,但現場看的臨場感十足,仍然令人覺得新鮮。

D1 無人機亞洲盃:無人機光影表演採用 DJI Phantom 3
D1 亞洲盃用裝上 LED 燈帶的無人機,締造光影表演。
D1 無人機亞洲盃:無人機光影表演
15 部無人機的燈光時而變色,排列時而變動,組成各種圖案。

其後接著的水幕表演,將穿越機的 FPV 畫面投射在水池噴出的水簾幕,意念創新,效果亦佳,令觀眾頗有驚喜。還有中場時的舞蹈表演,4 名壯男踩上電動踏板車出場跳舞,連場表演以高科技串連,符合無人機比賽的主題。

▼ 水幕投射表演是其中一環令人印象深刻的節目。

 

當天下午突然下起大雨,以為天公不造美,慶幸接近比賽開始時雨勢減慢,觀眾進場時亦獲分發雨衣,總算順利進行。這帶出 FPV 穿越機比賽的限制:既需要偌大的戶外場地,又怕大雨會影響穿越機飛行。

水秀劇場可容納 2,500 人,開場後入座觀眾不少,DronesPlayer 記者問過他們,絕大部分都是首次觀看穿越競賽,抱著獵奇的心態進場;且多與無人機有關,既有航拍玩家,亦有行內人親友。

D1 無人機亞洲盃:冒雨的觀眾
下毛毛雨阻不了觀眾欣賞無人機比賽。

觀眾席與水上賽道距離頗遠,有觀眾表示若部分賽道改在接近觀眾席的舞台,觀賞效果會更好。而當穿越機跌進水裡時,亦因距離遠、水面暗,觀眾未能感受到撞擊水面的那種震撼和可惜,要透過大屏幕播放或聽旁述解說後,才懂發出驚歎聲。

D1 無人機亞洲盃:場地
D1 亞洲盃於水秀劇場舉行,水面搭建了無人機賽道,飛手和工程師則在舞台中央出賽。

水上賽道 嚇窒選手

無人機 FPV 賽包含競速與穿越元素,選手要極速飛過指定賽道,沿途又要穿過障礙物;不但無人機要迅速,飛手也要眼明手快,本身已經相當刺激。

當晚比賽有來自亞洲國家及地區的 24 隊飛手,包括中國、香港、日本、韓國、泰國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汶萊、印尼、以色列等,分 4 輪小組初賽,每組 6 隊,鬥快飛 6 個圈,時間最快的 2 隊出線,晉身決賽。最後韓國隊 D,Rush 以 2’29”80 獲得第一名,中國深圳隊 KFP 則以 2’33”84 屈居亞軍,季軍則同是韓國隊的 GIGA5,以 2’39’87 完成賽事。

【延伸專訪】D1 無人機亞洲盃揚威 韓國工程師成為冠軍飛手

D1 亞洲盃由韓國隊包攬冠軍和季軍,亞軍由深圳隊奪得。
D1 亞洲盃由韓國隊包攬冠軍和季軍,亞軍由深圳隊奪得。
韓國冠軍飛手 Alex Song、深圳亞軍飛手李坤煌和韓國季軍飛手 Son Young-rok(由右至左)。
韓國冠軍飛手 Alex Song(中)、深圳亞軍飛手李坤煌(左二)和韓國季軍飛手 Son Young-rok(右)。

D1 亞洲盃於晚間水上舉行,賽道建於水面,夾道鋪設 LED 燈,成為大會一直強調的世界第一個水上無人機賽道。印尼 IDRF 隊告訴 DronesPlayer,印尼的 FPV 賽事全在日間草地舉行,而他們是第一次出國參賽;D1 可說是全新體驗,但無阻他們全力應戰:「我們穿過了所有門!」(每一道?)「是的,但有些選手沒有這樣做……」

D1 無人機亞洲盃:2 部無人機穿過閘門
D1 亞洲盃賽道上設有多道小門,規定飛手穿過。

FPV 比賽精粹在於「穿越」,這甚至已成華文地區對這種無人機活動的常用叫法。FPV 賽道上一般會加上多道門框 airgate,規定無人機避開支架,從中穿過,再加上一個又一個急彎,總之務求挑戰飛手極速的能耐。按照 D1 比賽規定,參賽者要操控無人機完成 6 圈,穿越沿途所有門框,而中途必須降落換電 1 次。

D1 無人機亞洲盃:技術人員
無人機必須中途換電,加上可能遇上故障,需要緊急維修,這是飛手與工程師的共同戰鬥。

D1 賽道的門框只是簡單的方型架,對觀眾可能不夠眩目,對飛手卻是重大阻礙。黑暗中 LED 燈能夠提供足夠光度,大會指定的 Amimon 圖傳系統也能拍攝清楚;但 D1 的門框全部置於水面,而且只有約莫成人高度,穿過難度頗高,而且一旦失手,無人機即告報銷,因此很多飛手在機體接近水面時,抽起避險,寧願錯失門框。

D1 無人機亞洲盃:賽道
香港隊飛手 Danny Chan 認為賽道不夠多彎,難度有限。

D1 獨特的水面環境是洪水猛獸,但不去招惹,也不要誤闖,其實也不礙事。賽道兩旁的水大概為參賽對伍,營造了好些心理壓力,但歸根究底,比較像是對敗者的苛刻懲罰。

D1 無人機亞洲盃:無人機的臨時浮水裝置
一旦炸機墮水損失慘重,日本的 TOMOMO 隊竟想出加裝水樽,令無人機兼任浮艇!

真正對手是 Amimon 圖傳設備?

那 D1 無人機亞洲盃的舞台上,飛手面對的最大難關是甚麼?

D1 亞洲盃另一項「世界第一」是大規模採用 Amimon Connex ProSight,這是大會指定的圖傳設備,所有選手必須使用。這是以色列即時轉播技術公司 Amimon 的無人機圖傳產品,無人機 FPV 鏡頭影像以數碼訊號傳送,畫面清晰;同時以獨家技術壓縮影像檔案資料,得以高速傳輸,媲美傳統的模擬訊號,因此一向以「零延時(zero latency)」自居。

比賽進行時,Amimon Connex ProSight 的訊號接收器置於椅上。

從現場的大屏幕所見,ProSight 的高清畫質無容置疑,但飛手更需要反映實況的傳輸速度和質素。飛手們不約而同表示,飛得太低和太快都會接收不清,形式包括畫面回帶和出現「馬賽克」般的格仔;DronesPlayer 記者伍彤也從大屏幕看見了起格一幕,幾乎整個畫面都看不清。

香港隊飛手 Danny Chan(右)和工程師拍檔 Ronald Cheung(左)。
香港隊飛手 Danny Chan(右)和工程師拍檔 Ronald Cheung(左)。

香港隊的飛手 Danny Chan 透露,他嘗試換電池時發覺沒了圖傳,而用同一塊電池飛完 6 圈,卻因未有按規定至少換一次電池,因而無緣晉身決賽;他又稱,有些飛手可能礙於低飛時圖傳訊號不佳,影響視野,才逼於無奈放棄穿越門框。Danny 的工程師拍檔 Ronald Cheung 初步評價 ProSight,認為雖有不足之處,但這是不錯的嘗試機會,始終它是新科技,相信在技術上會再有改進:

今次似是表演賽多於比賽…… 這用於航拍會比較實用。

d1-asia-cup28
用 Amimon Connex ProSight 進行圖傳,不但方便飛手看清賽道,更有利於觀眾觀賞賽情。由於 FPV 鏡頭移動速度快,照片上的大屏幕才出現殘影。
觀眾可透過大屏幕觀看賽事。
觀眾可透過大屏幕觀看賽事。

Amimon 以廣播技術起家,用 Connex ProSight 把無人機 FPV 畫面,即時在會場巨型屏幕播放,其實是回歸老本行,讓現場觀眾飽覽無人機飛翔的速度感(以及墜機時的緊張感);但就目前技術水平而言,似乎還不足以照顧真正用家──無人機飛手的需要。

D1 無人機亞洲盃:現場觀眾
D1 的現場觀眾看得十分投入!

無人機 FPV 比賽的未來

無人機被視為潛力龐大的新興運動競技項目,全球各地都舉辦大大小小的穿越競賽,希望打入主流運動,甚至成為奧運項目。現場觀賞過穿越機比賽後,會發現距離感是最大阻礙,容易產生「飛手緊張比賽,觀眾冷眼旁觀」的感覺。

D1 亞洲盃已盡力以各種配套令輔助觀眾投入。現場有美女主持、旁述員、兩個大屏幕直播賽事及無人機 FPV 畫面,期間穿插多種表演,設計儼如正規比賽,加強專業性及觀賞性。此外,夜間競賽凸顯無人機機身的耀眼 LED 燈,無人機滑翔而過,配合舞台燈光效果,營造緊張刺激的比賽氣氛。不過,第一組賽事完結後,還是有兩成觀眾選擇離場。

或許日後的 FPV 比賽,應參考日前在美國紐約市舉行的美國全國無人機競速錦標賽,為觀眾提供 FPV 眼鏡,以飛手的第一身視角觀賽,能令人更確切感受到這比賽的精粹。加上電視和網上直播,令接觸到的觀眾群更廣,還可如其他運動賽事般,即時列出各種賽事資訊,放映精華片段,也是幫助觀眾了解 FPV 比賽、快速入門的好方法。

想第一時間收到無人機的最新情報?立即加入我們的Facebook粉絲團吧!
想要看更多像這樣的無人機新聞?訂閱我們的電子報!



 

作者:強尼

熱愛單車運動,影相、文字創作,每日一杯奶茶,閒時唱歌彈結他。地球村村民,關心本地及國際新聞,緊隨科技潮流,在紙媒打滾多時,步入網媒當道年代,投身無人機領域,由偽文青轉型成偽 IT人。

 

作者:強尼

熱愛單車運動,影相、文字創作,每日一杯奶茶,閒時唱歌彈結他。地球村村民,關心本地及國際新聞,緊隨科技潮流,在紙媒打滾多時,步入網媒當道年代,投身無人機領域,由偽文青轉型成偽 IT人。